仙怨传说 第十九章进殿

小说:仙怨传说 作者:祁非 更新时间:2017-10-29 23:04:38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齐川与宣非两人吃力地将耷拉着脑袋周平扶起来,向着广场左侧一条小径行去,何清儿咂了咂舌:“他……是周平,他没事吧?”

  赵不祝不以为然道:“冷幽未下死手,他自然无碍,只是气得昏迷过去而已。”

  “呼……还以为你们跟玉屏宫的师姐闹翻了呢,害我担心了好一阵子……”何清儿心神一松,脱俗出尘的玉脸变得红扑扑的,娇艳欲滴,美妙动人,立时吸引了不少同门目光。

  看到冷幽又瞥自己一眼,赵不祝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浑然所有事与他无关,只是此时,何清儿却道了一句:“赵不祝你又惹事了?”

  面对清儿师妹质疑的目光,赵不祝干咳了两声,“此间之事,说来话长,咳咳,说来话长……”

  赵不祝支支吾吾不说,何清儿也不追究,随意道:“也好在玉屏宫的师姐们无碍,不然跟过来的水师姐可是要你好看……!”

  一听水云纱的消息,赵不祝双眼冒光,“水师姐,在哪呢?”

  “在这呢!”一道略微冰冷的声音响起,在玉屏宫一众弟子之中,如众星捧月一般,水云纱带着清秀娇小的林小昕朝三人走了过来。

  在冷幽与何清儿两人拱手招呼之后,婀娜出尘的水云纱一脸安静盯着赵不祝,让赵不祝心底忽然渗得发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赵不祝眼珠一转,在众多还未散开的同门注目之下,丝毫不知廉耻大声嚷道:“师姐之形也,翩若惊鸿,轻如柳絮,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紧随其后的,是众多玉屏宫女弟子的冰霜怒火。

  一众女弟子美目狠瞪,像是要活活生啖了赵不祝一样,而水云纱身旁乖乖站着的林小昕听罢,脸色瞬间羞红,连看也不敢看赵不祝这放浪之人。

  水云纱平静无喜,而旁边一位师姐气得直冷笑,“赵师兄真会夸人啊,可不知是肺腑之言?”

  赵不祝赶紧不住点头,“水师姐之美,美于闭月羞花之貌,美于秋水神仙之骨,犹如那九天仙子下凡尘,当是倾城天下、举世无双!”

  水云纱清幽眸子无半点波动,风轻云淡道:“小昕呢?”

  看着那双渐渐变得摄人的清幽眼眸,赵不祝突然被呛了一下,虚汗直冒,硬着头皮又是一阵浮夸,“小昕、呃……小昕师姐最是温柔可人、活泼可爱……咳咳!”最后他干咳两声,一脸无知之样,让玉屏宫一众恨得银牙紧咬,一只只手都按到了剑柄之上,而身份被抬高为师姐的林小昕不堪忍受,一只小手捂上了羞红不堪的脸。

  何清儿满脸无奈,拱手道:“师兄他修行都修到嘴皮子上了,还望诸位师姐见谅!”

  在众多同门眼前,师妹如此直截了当数落自己,赵不祝眼前一黑,身子立时打了一个踉跄,迎着一众怪异的目光,他脸红脖子粗的看着自己师妹半天,被哽得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行了!”水云纱温润薄唇轻启,却是利落淡声道:“看在清儿师姐份上,这次就不追究你滋扰众师妹的事了!”

  赵不祝心底叫屈,可还是狂喜不已,他立刻端正起来,赶紧拱手道歉:“多谢水师姐!”不过即使这般,还是惹来一双又一双目怒而视的眼睛,让得他不自觉便摸了摸鼻子,退到冷幽后侧。

  与周平交手之后,冷幽又变得如往常一般颇为平和,而没了几多淡漠,倒也让人如沐春风。

  水云纱仔细审视了他一会,认真道:“前日掌门轻易便将封灵古殿信物给这位师兄,我还觉得奇怪呢,原来却是师兄如此了得!”

  话虽如此,水云纱眼眸清澈,却无半点惊讶诧异,其中也只不过是何清儿的缘故她才开口搭理。

  冷幽脸色温和,声音平静清朗:“师姐缪赞。”

  冷幽手上剑胎除了轮廓曲折之外也显得朴实无华,其人也无甚锋芒,却让得周围同门包括玉屏宫清丽女弟子愈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似乎这平静的底下,隐藏着一股毁灭的暴躁,其势竟是不输修为高绝的水师姐!

  不过两人站到了一块,平淡如水的声音忽然让人说不出的怪异……似是万般般配,却又格格不入,而让同门暗自佩服的是,两人目光相对,竟皆如此从容,脸上未生出半分尴尬。

  正在这时,给众宫座报信的那位弟子一路飞奔,急步穿过几簇人堆之后,向冷幽走了过来,“这位师弟,掌门让你与周平师弟一道去太虚殿!”他拱手说完之后,往四周扫视一圈,疑惑道:“周平师弟人在哪?”

  问到周平,周围大部分弟子皆露出了几分古怪表情,却未有一人觉得任何不忍,看来其兄周胜的出色名声有多大,他的劣迹声名就有多大了。

  微微靠后的赵不祝站旧态复发,出来拍拍冷幽肩膀,哈哈大笑道:“他一招大败,被灰溜溜抬回去了,哈哈!”

  看着眼前师兄脸色一下变得凝重,冷幽拱手道:“师兄放心,他只是急火攻心昏迷了过去,所受内伤调养五六日也便可痊愈,并无甚大碍。”

  “急火攻心……看来平日盛气凌人的周平师弟这次可是一败涂地,彻底丢了脸了……”那弟子暗自同情平日周平一番,脸色舒缓道:“既然如此,那只能是师弟一人先过去。”

  冷幽点点头,在他旁边的师姐却一脸担忧道:“师兄,掌门不会惩罚师弟吧?”

  提到威严凛然的玉鼎真人,赵不祝立刻笑不起来,而那弟子也一脸敬畏,“掌门心思,我等无法揣测。”

  “师弟在广场上动手,我看掌门和师伯们定要罚你的,我跟师弟一道过去求个情。”何清儿心底却越来越不安,向冷幽幽幽开口。

  冷幽摇摇头,安慰道:“师伯等人不是不明是非之人,若有惩罚,想必也不碍事,师姐就在这看好赵不祝就行,不用过去。”

  何清儿剐了赵不祝一眼,让赵不祝立时欲哭无泪,“这……这关我甚事啊?”

  冷幽自是不再理会他,与师姐分开之后,便在一众目光中独自向着广场尽头的太虚殿稳步行去,而本在人群之中,背影却略显孤寂,以及一种没由来的突兀。

  赵不祝直感叹道:“这小子,这次可真的出了名了!”随后他心神一动,脸色微微变得怪异,忽然凑到何清儿耳边嘀咕些什么,只是那副鬼鬼祟祟的模样,仿佛藏着一肚子的坏水,在众人眼中说不出的猥劣。

  何清儿神色微动,看了一眼眼前安静出尘的美人,忽然觉得赵不祝所说颇为在理,她心底不由感到几分好笑……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