媂谕 第二百七十三章 挑选弟子

小说:媂谕 作者:一半是天使 更新时间:2019-01-24 02:06:25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雪蟾纵身从安祤的肩头跳下去,但见一道金蓝色的光影一闪而过,便消失在了林间深处。

  “若是我的冰蝶也能快快破茧而出就好了。”

  说着,月琴羡慕的目光毫不掩饰:“想来,当初若非是雪蟾相助,我也无法得到那枚结茧呢。”

  安祤也想起了那一枚结茧,笑道:“月琴姐姐,那结茧的生机早已恢复,其内冰蝶破茧而出亦是迟早的事儿。而且小雪告诉我,它越是蛰伏的久,出来时的等阶就越高,如同胎儿于母体之中,需得足月诞生方才健康。”

  “嗯,我知道,不过等待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罢了。”月琴嘟了嘟嘴,即便隔着白纱,也能看出她的表情带着几分调皮的意味。

  这也是在安祤面前,月琴才会露出一些女儿家的性子,若是被其他玄州修士看到,一定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比如和君贤,看着月琴双颊微红的样子,似乎白纱之下的那张脸愈发清晰起来,不由得眉头一沉,别过了眼:“既然雪蟾帮我们探路,那这段时间等着也是等着,不如咱们讨论一下关于银华线索的事情。”

  安祤叹了口气,说起这事儿,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之前无白尊使曾言,太微宫会提供一种粉末,若是银华出现过的地方,一撒变会出现银光,可是咱们从拿到令牌到进入秘境,都没有得到那种粉末。反而是咱们手背的这个印痕,一旦有银华的气息,就会发光,可到底银华出没过的痕迹是什么,我们又该如何分辨呢?”

  月琴懂得安祤的意思,也觉得有些无奈:“是啊,银华有可能曾在一枚树叶上出现过,也有可能在地上的泥土中穿梭过,更有可能凭空掠过,仅凭手背上印痕的提醒。如何去分辨到底哪里才是线索呢?”

  和君贤抿了抿唇,看向了安祤:“总归银华乃是液体的形态,这点不会错,所以它无论在哪里出没过。都是因为可以掩盖它的存在才对。所以,露珠,积水,池塘......这些有水的地方我们应该重点去关注。”

  月琴听了,点点头:“按照之前进入秘境时观看的地图。咱们从这片林子出去就是一条湍急的大江,直接劈开了两边的高山一般,会不会,银华曾经来过?”

  “只要是水,就不能放过,哪怕是地上雨后的积水,又或是树冠绿叶的露珠。”安祤接过话,不由得望向了头顶几乎遮蔽了天日的密林:“只是如此的话,恐怕终其一生,我们没有办法发现银华的踪迹。因为这秘境中处处都是水的痕迹......”

  和君贤何尝不知道安祤所言乃是事实,但现在不过只是五天而已,还不到放弃的时候,便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只是要注意自己的手背,不要忽略了一丁点儿的线索。”

  “君贤大哥,月琴姐姐,你们说,这所谓的任务。会不会只是太微宫放的一个迷雾?”安祤怔怔的看着自己手背的印痕,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他们真正想要考验的,不过是我们所有修士在秘境中所表现出来的一举一动罢了,而非是谁能寻找到银华的线索。”

  “祤妹妹。你的意思是太微宫发放的任务是假,其实是想借由我们在秘境中的表现,选出优劣进行吸纳或淘汰?”月琴一听,眉梢一挑,也觉得有这个可能,但转念一想。又摇头道:“我们足有近百人,进入秘境之后又分散了,太微宫如何查看我们在秘境中的一举一动呢?”

  倒是和君贤突然插话道:“这印痕,说是可以记录银华的线索,莫非是用来记录我们这一个月情况的?”

  “如此,倒是有可能了。”安祤收回了落在手背的目光,其实她从进入这秘境以来,就有所猜想。

  毕竟是修仙界第一仙府太微宫啊,招纳入门弟子,若是仅凭寻找一样灵物的线索就能决定,那岂不是太过轻率了么?

  再者,那银华出没无踪,这秘境又宽阔无边,比起大海捞针都不为过,就凭他们这些尚未入品修行不过百年的年轻修士,又如何寻到那隐藏在各处的线索呢?

  除非是太微宫以此为借口,想要考验每一个修士在秘境中的处事态度,否则,就实在是有些说不通了。

  ......

  云华大殿中,众位殿主听得安祤等人的分析,都纷纷点了点头。

  “这三个弟子,果然不错。”容昀殿主开了口,看向上首坐席位置仅次于玉皇大天尊的灵宝天尊:“特别是灵宝天尊,您这个尚未拜师的小徒儿心思缜密,分析入扣,果真是难得一见的天骄之质。”

  “只可惜那女修已经是三清殿的了,不然,我馥婳也会要去的。”这次开口的,是一位女子,一身如雪的白衣,一头如云的高鬓,那不施粉黛却倾城绝艳的眉目中,的的确确带着对安祤毫不掩饰的欣赏。

  天敏殿主接过话:“馥嫱殿主,您门下弟子鲜少,这一千年来更是没有一个能入了您的眼,如今看上的女修又已经是三清殿的弟子了,不如选选其他资质尚可的入门调教,也是一种消遣么。”

  “我没有调教平庸的爱好。”馥嫱殿主似乎与天敏殿主有些不对付,淡淡的语气,不是很客气的感觉。

  “反正那女修月琴我要定了,馥嫱殿主就慢慢挑吧。”天敏殿主闷哼了一声,倒也没有再与其争执什么,只吩咐那名为临湘的管事道:“帮我记下,月琴入天敏殿。”

  “尊天敏殿主令。”临湘果然手中多出了一个圆盘,在上写画着什么,末了,才向其他殿主恭敬的道:“请问其他殿主可有看上的弟子?”

  “和君贤入我容昀殿。”容昀殿主也点了一人的名字。

  “尊容昀殿主令。”临湘又赶紧记了下来。

  容昀会选和君贤,大家丝毫没有意外,因为这几日此修士的表现着实很出挑,又与容昀类似,一股子浓浓的书生气,两人倒也十分适合做师徒。未完待续。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