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赊刀人 第1427章 龙岭洞花庙

小说:天命赊刀人 作者:困的睡不着 更新时间:2020-05-23 13:14:36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在上山的路上王赞问对方什么是洞花庙的时候,这中年始终都拧着眉头没有说,似乎是深有忌讳,他也就没再深打听了。

  来到山头上,王赞让耿浩和徐梅梅还有孩子吃了点东西喝些水,稍微休息了一下,王赞指着那处坟包问他有没有见过。

  中年点头说道:“我小的时候还来过呢,一直就在的啊,这不就是个土包么,有什么奇怪的?”

  这当然就是个寻常的小土包,你根本看不出一点异样的地方,可耿浩的奶奶在这站了小半天,那就肯定不太寻常了。

  休息了一会三人拎着铁锹,就开始朝着被刨了一半的土包开挖,有了工具那就简单多了,几下之后就给刨开了,然后再往下挖着,很快下方就出现了个深坑,然后一把铁锹刨下去,就传来了“叮”的一声,明显是挖到了石块一样的东西。

  三人顿时一愣,都意识到这下面可能有啥东西了,王赞说道:“别犹豫了,快点挖出来看看……”

  尽管知道自己挖到什么东西了,但三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他们会看到多么离奇的一幕,让这趟看起来挺平淡的旅程,充满了一点惊异的元素。

  临近中午十分,王赞他们已经将坟包下面给挖出了很大一块的地方,惊奇的是这下方居然会是个建筑物类的造型,不过却只挖出了三分之一,还看不出下面是什么构造。

  但是,王赞和耿浩对视了一眼,两人惊讶的眼神中,已经知道了这可能就是那座传言中的洞花庙,但那个中年却灭有看出来,只是很疑惑的嘀咕了一句“这山上怎么会有一栋房子”一类的话。

  过了午后,到了下午左右的时候,这房子就被挖出来一半了,山上的泥土常年受雨水的滋润,下方还是比较松软的,不过一米多的深度而已还不算太难挖。

  这个时候房子的一半露出来,差不多已经可以端详出大概的面貌了。

  高度差不多三米,长度四五米左右,宽也差不多三四米了,这房子的规格很小,小到已经不能被称为一个房子了,这顶多就是以前乡下田间比较常见的那种祭祀所用的土地庙,可能比这会稍微大一点。

  四边是四根圆柱一类的造像,屋顶是方形的,不是砖瓦结构像是一块石板盖在了上面。

  前面本来应该是有一面门来的,但是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木门都糟了,铁锹就挖了几下木屑都掉下来一大堆,然后里面的构造就更简单了,只有一尊神像,更正常人的身形差不多,这洞花庙本来也就不算太大,一个雕像就占据了里面三分之二的面积,剩下的就是一张长桌还有两把凳子了。

  看见里面的那个神像一类的东西,那中年顿时就愣了,手里的铁锹“咣当”一下就掉在了地上,然后惊愕的指着神像嘴里忽然冒出了一串本地的土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随即这人突然转头就跑,而且还是撒丫子的那种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从山上跑了下去。

  对方惊恐的表现,把王赞和耿浩还有徐梅梅给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就跟活见鬼了一样。

  “这是不是洞花庙?刚才,我看你跟我使了好几个眼神,我就知道可能是有啥不方便的”耿浩诧异的问道:“不想让那个村里的人知道啊?”

  王赞吐了口吐沫,擦着嘴角说道:“嗯,这人好像知道点什么关于洞花庙的,但是我怎么问他都不说,可那意思我看出来了,他要是知道这里有洞花庙,估计都不会过来挖的,所以当时我就给了你个眼神”

  耿浩惊奇的说道:“这破庙有什么可古怪的地方么,完全都看不出来啊,这就跟一个破败了的土地庙差不多,只是稍微大了一些”

  “这种偏远地方,神龛土地一类的东西都是比较有说道的,咱们不了解,不代表会很寻常,可能真有什么说法也不定呢,来,快一点吧,天都要黑了。”

  “那行,赶紧的吧……”

  “那我也跟你一起吧”徐梅梅从地上捡起中年扔下的那把锄头举起来后,就朝着洞花庙的下面砸了过去。

  你不得不说有一些女人不光开车的时候是一把坑人的好手,在干活的时候,更是个添麻烦的精英,徐梅梅从小在城里生活,根本就没有干过农活,而锄头这种虽然很常见,但一般人却不那么好把控的工具在她的手里差不多就能成个作案的工具了。

  徐梅梅是高高的举起来的,朝着下面挥去的时候不管是力道还是方向全都出现了偏差,直接一锄头就砸进了庙里面,然后精准无比的落在了那个神像上。

  “哗啦”锄头捣碎了门边,一下子就伸了进去。

  “啪”靠墙立着的神像被砸了个正着,然后缓缓的就朝着外面倒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耿浩无语的跟媳妇说道:“你就不是干活的人,你说你来这凑什么热闹?得回你没往我俩这边偏,要不你一锄头都能把我们脑袋给开瓢了”

  徐梅梅红着脸说道:“你嚷嚷什么啊,不就是一个破神像么?坏了就就坏了呗”

  王赞顿时挺严肃的朝着她说道:“话别这么说,只要是庙宇,神龛或者土地公庙,一旦被立了起来要是受了香火的话,都是很灵验的,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要不然也许是会有麻烦的”

  徐梅梅和耿浩眨了眨眼睛,这要是放在以前他们可能不信,但要是搁到现在的话,还真有些狐疑了,他们儿子撞邪被他太奶奶给缠着都有多久了,鬼神之说当然深信不疑了。

  徐梅梅就有点慌的问道:“那,那能怎么着?”

  “虔诚一点赔个不是……”

  徐梅梅双手合十低着脑袋,念念叨叨的说着别怪罪的一些话,然后恭谨的行着三鞠躬,但是当她弯下腰低着脑袋的时候,正好冲着倒下来的神像,她忽然就隐约看到好像是有一道血线从神像被砸碎的身子下流了出来。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