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无常有 第九百零九章 人世难全

小说:仙无常有 作者:君有一言 更新时间:2020-01-15 01:36:18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翠云显然听到了暮山的话,但也只是身子微僵了僵,面上却是半点不显。有那不着调的在一边嬉笑指点,她也不生气,只扶着悟心慢慢的往人皇山上走。

  这一刻,她只觉得幸福极了,这是她自做了罗刹后就再没有过的。她一直不明白,父王何至于为母妃就要带着整个罗刹国改了道途,却原来世间真有这样一等人,他们的爱可以抚平心上的疤痕。这样的爱与旁人来说兴许不值一提,于她这样的却犹为珍贵。尽管这种爱,只是一种大爱,并非儿女间的情爱。可有那么一个人甘愿为你赴汤蹈火,这种心灵的抚慰实在是如久旱逢甘霖的裂土,是留它们待在大地上的一滴水。若悟心没有渡她,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想来她再不会听父王的劝导,将成为穷胸极恶的大魔头。她是这样想的,便又照着这想法跟悟心说了。

  悟心听了,呆了半响,这方双手合拢道了声“惭愧”。

  “不惭愧,不惭愧,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不过,你真的不是贪恋我的美貌?”翠云瞬间听懂了他的意思,可这并不重要,她向来只信自己感受到的,无论真假。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贫僧一时亦分不清。只一切皆为虚妄,施主莫沉迷其中方好。”悟心笑着摇了摇头。

  “这就是了,反正我觉得是真的就行。”翠云笑眯眯的道。

  暮山听了他们的话,扭头问云草:“师傅,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没听懂。”

  “你听的懂才怪,我都没听懂。不过这世间有些事便是如此,你觉得不可能,可它偏偏就发生了。大概是因为每个人所求不同,所知也不同,我们觉得奇怪,兴许别人还觉得我们大惊小怪。众生皆苦,不可妄议啊。”云草摇着头道。

  “师傅,我觉得空生大师说的对,你确实与佛有缘,特别会忽悠人。”暮山点着头道。

  “你这个不知道'敬畏’为何物的小鬼,怕是从来都未怕过什么吧?”云草点了点他的眉心道。

  “那当然。”暮山昂着头道。

  “真羡慕你呢。我怕过,我娘就是生我的时候死的,我自知道有死这回事就开始怕了。”云草摸摸他的头。

  “难怪你每每做事都是缩手缩脚,全没有半点仙人之风。偏你还长着一张仙气的脸,加上你这浑身的气韵,着实违和的很。真是的,死有什么可怕的?”暮山一脸可惜的看着云草的脸道。

  “好啊,总算是把你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原来你就是这样看为师的?”云草生气的偏过头。

  “师傅,你又诈我?”暮山站住脚道。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

  “我也说的是实话啊。”

  “我可是你师傅。”

  “我还是你徒弟呢,有你这样跟徒弟计较的师傅吗?哇,好多人。”暮山说到一半忽然指着山下道。他们这一路走,竟是已经到了山顶。

  “云草,你几时收了这么个弟子?”一个妩媚的女声忽然从远处传来。

  “风前辈,之韵。”云草欣喜的朝旁边看去。

  “风前辈好,之韵好。”暮山见云草认识,忙跟着躬身行礼。

  “我可是叫你师傅阿姐,你怎么也喊我名字,该叫我师叔才是。”宋之韵笑嘻嘻的摸着暮山的头道,心里想着该给点什么当见面礼的时候,就听到风青青道,“之韵,将我让你备的见面礼拿出来,好歹是云草的徒弟,可不能失礼。”

  你什么时候让我备的见面礼?宋之韵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后,掏出了两截拇指长的春心木来。她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眼前的小家伙是一颗魔树,别的对他都无用。

  暮山见着春心木,两眼只发光,云草刚要开口替他拒绝,他就道声谢将东西给收了。末了,他还硬塞了一块给云草,说是孝敬师傅的。云草自是不要,但赖不住宋之韵在一旁劝,这才收了。跟着就道:“风前辈,你们几时到的神州?”

  “才到的,为了走这一趟,我可是费了老大的劲。倒是你,我瞧着你并未化神?却是怎的来的神州?”风青青撑了一个懒腰才道。

  “说来话长,且等到了静处我再与你们细说。”云草看了眼从山下涌上来的人群道。

  “也罢。对了,才我好似瞧着一个和尚挽着个绿孔雀过去了,你可知道他们?”风青青说着朝宋之韵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宋之韵就颠颠的跑了过去。

  云草见此,先是扭头看了暮山一眼,这方摇了摇头。“那是悟心大师和罗刹国的三公主。”

  “这就是了,想来是那和尚想着渡化那孔雀。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做个穷凶极恶的恶人才是。”风青青喃喃的道。

  “前辈,你…”云草轻叹了口气。

  “圣姑,你说什么?什么恶人?”宋之韵停下手道。

  “你这丫头,我让你捶背,可不是让你偷听我说话的。”风青青没好气的对她道,转头却对云草道:“莫担心,我不过是感叹一句罢了。”

  “我可没偷听,它自己跑到我耳朵里去的。”宋之韵嘟着嘴回道。

  “宋师叔,我们做小辈的总是说不过长辈的。”暮山感同身受的劝宋之韵道,他深深觉得这些当师傅的都喜欢胡搅蛮缠。

  “哈哈哈…可不是,我们懂的理可比你们多的多,你们哪里说的过我们。不是,我瞧着云丫头整日里一本正经的样子,这私下里对你们这些小辈难道也如我这般率性而为?”风青青哈哈大笑道。

  “阿姐?”宋之韵亦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云草。

  “别听暮山胡说,我怎么会如此。”云草淡定的摇了摇头。

  “我就说吗,阿姐教我为人处事的时候可严厉了。”宋之韵安心的点点头。

  暮山:“…”

  云草警告的拍了拍暮山的头,示意他不许再说话,这才对风青青道:“前辈带之韵过来,可也是参加人皇祭的?”

  “这是自然。我原是不想带她来的,可惜天命难违。”风青青说完有些担忧的看了身后的宋之韵一眼。

  “哎呀,圣姑,都说了你别担心,我只是过来凑热闹的。等祭过人皇,我们再去我爹的故居看看,之后我们就回万竹原。对了,还要往灵寂宗去一趟,阿姐先前可是邀请过我的。”宋之韵将脸凑到前面道。

  “到时候若是你也在,你也替我看着这孩子点。”风青青示意宋之韵专心捶背,自己却是扭过头对云草道。

  “我会的,她也叫我一声阿姐呢。”云草点点头。

  暮山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宋之韵。心道,女娲式的后人已经出世,看来人世果然要大乱了。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