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真人 第一百零二节:此蛊何名?

小说:蛊真人 作者:蛊真人 更新时间:2017-09-03 13:13:35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陈尺老仙缓缓摇头,颇有不动如山的意思:“再晾凉他又有何妨?此事不及。”

  陈立志担忧地道:“他是个明白人,我怕拖延太久,会惹恼他。把他逼走,逼到郑驮那边去的话,就糟糕了。”

  “小志,勿忧。”陈尺微微带笑,分析道,“真传上的最后考验,要求黑凡洞天中的蛊仙,至少一半支持黑城,黑城方可继承成功。现在这黑凡洞天中,不算黑城他自己,还有九位。我们这边,就有四人,几乎占据一半。这就是一笔巨大的本钱,只要他获得我们的支持,几乎就赢了一半。只要再赢得一人认可,即能功成。他是不可能不考虑这点的。”

  “就算他放弃我们这边,跑到其他蛊仙那里,也会碰壁的。现在局面不同了,他毕竟是初来乍到,要想获得支持,非得出让利益,总得付出,才能得到。况且三仙洞那边,嘿嘿,郑驮等人可是野心勃勃呢。”

  陈立志不语,陈婉芸则道:“老祖宗,实不相瞒,婉芸一直有一个想法。若是黑城得不到半数以上的支持,岂不就是失败了?黑凡真传继续留在继仙山上,总有一天,我们的后人会登上山巅,夺得此物吧?这黑凡真传,我们世世代代守护着。就连黑凡老祖都承认我们有资格竞争,难道就这样让给外人吗?”

  “黑城可不是外人,是我们的本家啊。”陈乐反驳道。

  “乐儿,你可别忘了,就是这个本家,在外界享受繁华和自由。而我们这一脉,世世代代被囚禁在这里面,饱受煎熬!”陈婉芸正色道。

  陈乐面色一苦,不再说话。

  陈尺缓缓摇头:“芸儿的话,其实我早就考虑过了,此法不行。”

  “一来,凡人闯荡继仙山,极其艰难。就算我们全心培养,要等到幸运儿出现,继承真传,该是什么岁月?几十年?还是几百年?谁都说不准。”

  “二来,黑城虽是一人,但你们可别忘了,他的身后还有黑家本家,还有大量的黑家蛊仙呢。他若是失败了,只是他个人的失败。黑家的蛊仙必定是要前仆后继的。到那时,我们怎么阻挡其他人?难道我们要把本家都阻止在外吗?能挡得住吗?除了我们四位,郑驮那些人一定可靠吗?”

  黑凡洞天的这些蛊仙,都不知道宝黄天,这么多年,一代代人,都没有办法沟通宝黄天。所以对黑家的近况,根本一无所知。方源撒谎不打草稿,拈手就来,把陈家四位蛊仙都哄骗得团团转。

  陈尺一番反问,说得其余三仙纷纷变色。

  陈乐附和道:“是啊,今天黑城公子还和我说,他和黑家那些蛊仙竞争,能脱颖而出,十分不易。到现在,他身上还有伤呢。”

  陈尺点点头,接着分析道:“黑城此人能脱颖而出,自然不同凡俗。他本身就是七转修为,又有上极天鹰傍身,前景广大。我们助他成事,恰如雪中送炭。将来回归本家,能够在他的帮衬下,站稳脚跟,那该多好?”

  “不过,要让我们助他成事,也不是凭白无故。他还得付出代价,不付出代价得到的东西,是不会珍惜的。他也不会对我们感恩戴德。”

  “还是老祖考虑周到啊。”陈立志道。

  “听老祖宗的绝不会错!”陈乐笑道。

  陈尺幽幽叹息一声,望着三位蛊仙,动情地道:“我老了,寿命不多了。只盼着你们这些后辈,往后日子能好一些。将来我魂归生死门,也算安心了。”

  “老祖宗,您可别说这样的话,您一定会活很久很久的。”陈乐眼眶泛红。

  陈立志则更加务实:“老祖宗,您别忘了这世间还有寿蛊这样东西!要获得我们的支持,那黑城至少得拿出些东西来,寿蛊肯定是少不了的。”

  陈尺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精光,他看向陈乐:“不管什么寿蛊,至少得让我们的乐儿能够得偿所愿,和情郎在一起才是。”

  陈乐羞得满脸通红,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跺脚:“老祖宗,您、您取笑人家!”

  哈哈哈……

  密室中,响起一片笑声。

  与此同时,方源立足在居所的庭院中,仰头望着夜空。

  这黑凡洞天,分化出明显的昼夜。白天长,黑夜短。

  这是洞天才有的天象变化,福地一般是不会有的。

  黑凡洞天中的夜空,没有一丝繁星。并且黑的也不彻底,细究起来,应当是深沉的碧色。

  清风徐徐,方源背负双手,望着天空,脑海中则在总结种种情报。

  这些天来,他和陈乐逢场作戏,从这雏儿口中打探到了许多珍贵的消息,对黑凡洞天,还有其他蛊仙都有了更加清晰、全面的认知。

  不仅如此,他还对黑凡真传的考验,有了更深一层的想法。

  “差不多了,再等两天,时机就成熟了。”方源心中暗道,眼眸中藏着一片冷冽的寒光。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

  午后,明媚的光,照得宫殿越加明亮堂皇。

  暖风拂面,鸟语花香,一片怡人景象。

  陈尺的门前,传来方源的声音:“在下冒昧来访,还望仙友勿怪。”

  “终究是耐不住来了。不过这耐心,也算是不错了。”陈尺并不意外。

  整个宫殿群,就是一座巨大的凡蛊屋,方源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房门无人自开。

  陈尺躺在床榻上,坐起上半身,虚弱地道:“贵客前来,恕老朽不能起身相迎。”

  方源迈步走进来,站到床前,满脸忧色:“看来仙友受伤不轻啊。仙友是律道蛊仙,我苦思良久,想出一法,可为仙友减轻伤势。”

  陈尺哪里真有伤势:“劳烦上仙挂怀,可惜老朽这伤势却不是寻常方法能解。”

  方源笑道:“陈仙友有所不知,我这乃是仙道杀招,可是本家的招牌手段。虽然核心仙蛊都还留在族中,但我却知晓杀招内容。我将这杀招传于仙友,仙友可替换核心,或许能对伤势有所帮助。”

  “这可如何使得?”陈尺连忙推迟。

  方源温和地道:“我和陈仙友一见如故,这些天来又叨唠诸位。相传杀招,算是还礼。”

  “上仙哪里的话,这礼也太重了。”陈尺继续推迟。

  方源面色一变,语气转为忧愁:“区区仙道杀招,怎能表达我的全部心意?唉!说实在话,这黑凡真传的最后一重考验,实在是叫我为难啊。还请陈仙友指教。”

  陈尺听了这话,双眼精芒一闪,明白方源的隐语。他此番是来利益交换,求得自己的支持。

  陈尺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言道:“以老朽浅见,此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