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558.让参战的小伙子们回朝歌过春节

小说: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作者:殆火 更新时间:2020-09-16 18:33:07
推荐阅读: 元尊武炼巅峰超级怪兽工厂超级兵王造化之王最佳女婿雪中悍刀行太古剑尊一世独尊永夜君王
  南宫适一行人回到汜水关后,雷震子忍不住上谏:“大将军,纣王率大军前来,路途甚远,我曾与他们交战,虽是败了,但很清楚商军将是人人缺乏睡眠,状态不佳,今日他们又忙着安营扎寨,砍伐树木,到了晚上必然更加疲惫,不如率兵偷袭,哪怕没有斩获,也能探清虚实,搓搓他们的锐气。”

  南宫适摆了摆手,摇头道:“还是鲁雄啊,鲁雄虽败,却不是什么庸才,而且他败上一阵,必然潜心雪耻,我们知晓纣王所部兵马疲惫,鲁雄自然更清楚,又怎么不会防一手呢?何况纣王虽然昏庸无道,但确实有些才能,晚上必然设防,袭营之事,休要再提,我等只需死守汜水关。”

  “是!”雷震子点头,鲁雄这支兵马确实有些麻烦,吃了一场败仗,调整数日,即使仍旧没有攻关的能力,防守却是没什么问题,再配合纣王的八百里连营,当真互为犄角,让人无处下口。

  而另一边,商军的八百里连营已经建起来了。

  中军大帐之中,子受再次聚将。

  敖烈拱手道:“陛下,我军砍伐的木材已经足够打造攻城器械,后续的粮草辎重不日便会送来。”

  攻城器械....我又不攻城,晃一圈就溜,要那玩意干什么?

  子受摇摇头,道:“不必费力打造攻城器械,今日让大军休息一日,其他事,明日再说。”

  “是!”

  众将心中不解,不过还是领命下去了。

  子受随后又看着敖烈,道:“赶路一日,将军可还有余力?”

  敖烈应道:“末将体质异于常人,稍作歇息便精神百倍,陛下可是有所诏命?”

  子受笑道:“朕属意让你去汜水关前叫战。”

  “今日叫战?”敖烈闻言眉头一皱:“我军方至,立足未稳,大营又距离汜水关较远,带去叫战的兵马若是少了,将士们疲惫,无力迎战,带去的兵马若是多了,只怕南宫适又龟缩不出,陛下,依末将之见,今日并不是叫战的好时机。”

  子受道:“我军远道而来,又忙着安营扎寨,士兵疲惫,周军将领肯定会提议袭营,然而南宫适乃有勇有谋之将,把握不足不会轻易出兵,又有鲁雄将军为我军羽翼,必不敢率兵来攻。”

  这些其实都是很浅显的东西,即使子受不说出来,将士们也很清楚,鲁仁杰已经说了连营固若金汤,又有鲁雄从旁策应,基本不会有失,再加上南宫适得了汜水关后一直都在守关,从未主动出击,现在周军兵力不占优势,更加不可能趁机袭营。

  既然南宫适不会主动出击,那咱们应该怎么做?

  站得越高,摔的越疼,子受很清楚这点,出兵之前诸将为什么劝阻,不想要他御驾亲征?就是怕西征受阻,出师不利,而白白损了君王的威信。

  那现在当然应该嘲讽拉满,大放厥词,竖立狂妄形象,同时给与他人期望,让人们觉得西征必定成功。

  这样一来,才能在西征受阻时,让人对自己更加失望。

  子受继续道:“李将军,你按照此诏上的记载,率兵前往汜水关下叫战,若是周军固守不出,你们喊饿了,就归营,若是周军有出关迎战的意向,便立即撤军,莫要坏了将士们的性命。”

  敖烈面色古怪,不知纣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去叫战一番也没有损失,亲自去关前探探虚实,心中有个底也好,于是他便应道:“既然如此,末将愿往!”

  子受点了点头,道:“李烈,你率兵八百去汜水关下叫战,不求杀敌,但求全身而去,路过鲁老将军大营时,将朕的旨意传下,令其引兵接应,朕在营中给你们准备舞姬乐女,令人生火做饭,大宴一场!”

  “...遵命。”

  敖烈低头领命,显得极为艰难,距离敌军不过二三十里,还想着舞姬乐女大宴一场呢?

  不过,他还是下去点兵出击了。

  汜水关内。

  关上几个小卒聚集在一起,准备了些酒肉,围在一起吃着。

  初秋已有些凉意,风一吹,身子便不由得发抖。

  一小卒点燃炭火,温上一壶酒,啃完肉食又吮了吮手指,道:“时辰差不多了,喝完这口,咱们也要开始巡关了,现在纣王率大军来此,懈怠不得,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来袭。”

  另一小卒搓着手,驱散身上的寒意,神情间颇有些不悦,道:“你去,你去,巡关要那么多人干什么,谁不知道纣王扎营在二三十里之外,鲁雄也大败一场没了锐气,这大半夜冻死了,谁还没事袭关。”

  那准备去巡关的小卒回道:“我也这么想,不过大将军说要严加防范,咱们也不能不听,稍微走几圈看看,一直在这里吃吃喝喝,于心难安啊!”

  驱寒小卒不屑道:“商军刚来,安营扎寨都忙活了一天,只怕已经呼呼大睡了,再说了,我军大胜,商军不堪一击,只有我们出击的份儿,哪有商军主动来攻的道理....”

  这小卒显然看不起商军,不过这倒也能理解,大胜一场,打的大商有名的老将不敢攻关,西征成了笑话,他们心中难免骄傲自满起来。

  “这...”

  “就是就是....只有我们打过去,商军不可能打过来....”

  “之前听说雷震子将军还建议大将军趁着商军立足未闻去袭营,可惜大将军不愿,若是大将军愿意,只怕此时我们已经在商军大营里喝酒吃肉了吧?”

  “好了好了,大家吃,喝!”

  “来来来,吃!”

  小卒们聊起天来,只有那巡关小卒依旧有些不放心,起身离去,临走还不忘补上一句:

  “我还是去看看,你们先吃着,给我留点。”

  而此刻,敖烈已经率兵抵达汜水关下。

  他听不见关上的议论,但看着关上稀疏的灯火,便知道巡关的人并不多。

  以南宫适的水平,不可能如此松懈,粗一分析,他便明白过来,周军极有可能升起了骄纵之心。

  上面的将领有足够的见识以及军事经验,知道骄纵之心不可取,可人一旦有了骄纵之心,膨胀起来,便不容易消下去了,即使领军的将领懂得这些道理,也不可能完全抑制寻常兵卒的骄纵自满。

  这是不可控的,以前窦荣能让将士们固守,是因为之前韩荣就败了一场,处于劣势,稍有不慎便会丢了关隘,而且窦荣以身作则,睡眠时间永远最少,敌军来袭永远第一个站在关上,这一点,也是南宫适做不到的。

  而乍一看之下,周军拿下了汜水关,又力挫鲁雄与西征大军,逼的纣王御驾亲征,尤其是纣王还避开锋芒,特意远离汜水关以守势扎营,一切都倾向了大周,形势一片大好,寻常士卒在这时候根本谨慎不起来。

  敖烈眼中精芒一闪,这便是机会,商军西征,除了兵力有优势外,余下一点,便是周军连番夺得战机,心生自满。

  望着手中的圣旨,他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一点纣王的想法,自满到了一个地步,便有机可乘,当下,便是让周军继续膨胀,然后从自满变成不满。

  敖烈一挥手,大声喊出了圣旨中狂妄无比的挑衅:

  “两个月生擒南宫适!”

  “三个月夺还汜水关!”

  “我们只不过是到西岐做一次军事远足!”

  “要让参战的小伙子回朝歌过春节!”

  (https://.biqiugex./book_104277/5525347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